八年前,Google Glass原型机首度亮相,在那个大家对AR(扩增实境)都还懵懂的年代, Google已经把智能手机戴在脸上、镜片就是屏幕这一件事,从想像中拉进现实生活里。

“谷歌眼镜”通过嵌入在其中一个镜片中的一个小屏幕,不断向佩戴者提供数据流:文本信息、位置更新(包括地图上显示的方向)和虚拟提醒。从理论上讲,这款设备可以将世界从智能手机推向“可穿戴设备”。

然而,尽管谷歌大力推进,谷歌眼镜还是失败了。许多消费者认为这种设计缺乏吸引力。他们对自己的智能手机已经很满意了,也不认为再花一大笔钱买另一台设备有什么意义。谷歌的营销和销售机构也未能有效地解释谷歌眼镜的好处。

现在,科技行业似乎决心再给增强现实(AR)眼镜一次机会。Meta(前Facebook)本质上是将自己的存在押注于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体验上,微软瞄准了企业市场,推出了一款昂贵的增强现实头盔HoloLen;长期以来,一直有传言称苹果正在努力研发增强现实眼镜,可能会以某种方式与iPhone相匹配。

据报道,谷歌甚至也在为一个新的AR项目招聘技术人员,这表明谷歌眼镜的失败并没有浇灭该公司对这项技术的热情和兴趣。对于这项最新的工作,谷歌希望技术人员能够熟练掌握Linux内核、驱动程序模型以及实时操作系统(RTOS)开发。

谷歌眼镜失败的地方,这些新项目会成功吗?这取决于几个因素。对于大众来说,好的设计是关键:没有人愿意在公共场合带着难看的硬件走在路上。幸运的是,科技公司似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例如,Meta的新“智能”Ray-Bans眼镜暗示了未来AR眼镜的美好和时尚。苹果在“酷设计”方面也毫不逊色。但是硬件方面的限制(比如电池的大小足以维持几个小时的使用)可能会比任何有自尊心的设计师所希望的更影响外形因素,至少在最初几年是这样。

但与良好的设计同样重要的是,需要一个规模可观的第三方生态系统,提供人们真正想要使用的AR应用程序。谷歌眼镜失败的一个关键原因是,与智能手机不同,没有“必备”应用程序只能与一组 AR 眼镜配合使用。好的应用程序可以将硬件从单纯的有趣转变为绝对的必需品。

但是在开发者知道他们的努力会得到回报之前,是不会进入AR市场的。Emsi Burning Glass收集和分析了美国各地数以百万计的招聘信息,据该公司称,在过去一年中,只有8796个需要增强现实技术的职位出现(尽管该公司预测,未来两年与增强现实相关的职位将增长64.4%)。像Meta和苹果这样的公司需要说服开发者,让很多开发者觉得为这个市场开发很酷的东西是很值得的。

随着这些公司在未来几年开始推出AR眼镜,请密切关注开发者生态系统的规模和可行性。这将让你很好地了解科技行业对增强现实的痴迷是否有道理,以及你是否应该投入自己的时间和资源来构建增强现实应用程序和服务。

作者:Nick Kolakowski

重塑世界秩序:冠状病毒后的7种预测

May 29, 2020

冠状病毒大流行将作为一场重塑世界秩序的事件而被铭记。与大萧条、柏林墙倒塌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一样,它将加速社会和经济变革,而这些变革原本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实现。

美国地方法院已受理第一起针对H-1B工资上涨的诉讼!

Oct 26, 2020

据 Time of India网站报道,ITServe Alliance和一些成员公司已向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反对美国劳工部最近发布关于H-1B的“临时最终规则”。

后疫情时代的技术岗

Jun 16, 2021

上周,我们在Reddit上举办了一个AMA (关于R/CS职场领域的问题),讨论了疫情后的技术就业市场,包括对顶尖技术技能的需求、机器学习是否被夸大、以及人们在一段时间后重返科技行业的方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mment *